金蕾蕾: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诚信

金蕾蕾: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诚信
2015年4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巴基斯坦议会的讲演中说道,巴基斯坦以为诚信比财富更有用,我国以为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两国传统文化理念符合相通。诚信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我国传统道德道德规范中具有无足轻重的价值和意义。党的十八大陈述将诚信与爱国、敬业、友善一同确立为社会主义中心价值观中关于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原则,愈加清晰了诚信这一中心价值观在国家、社会的建造和个人的开展中处于一个底子和根底的位置。加强诚信教育,建立诚信为本、诚信为重的观念,关于构建社会主义中心价值观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诚与信的辩证法诚信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为诚笃,守诺言。所谓诚笃,即人的言行和心里思维一起,待人接物不扯谎、不虚伪;所谓守诺言,即对别人要做到信,经过我们一起订立契约、拟定法令来对团体进行一起束缚,不食言、不违约,遵循一起的约好。实际上,在我国传统文化中,诚与信并不是一个合一的概念。诚的概念早在先秦《尚书》中就呈现了。《尚书·太甲下》中有神无常享,享于克诚的记载。此刻的诚主要指人们对鬼神、先人的信赖。后来诚逐步成为儒家思维的一个重要领域。孟子说: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诚恳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动者也。在孟子看来,诚不仅是天道本体的最高领域,并且是做人的规则和要求。从我国传统思维根由看,诚在很大程度上是在文化传统、风俗习惯、社会教化和价值取向等非正式原则环境中构成,是对个别思维品德、内在涵养的要求,即内诚于心。信同样是我国传统道德思维中的一个重要领域。从字形剖析,信从人从言,原指祭祀时对上天和先祖们所说的诚笃无欺之语。春秋时期经儒家的发起,信也逐步摆脱了原始宗教的神秘色彩,开展成为朴实的道德规范。在儒家学说中,信是仁、义、礼、智、信道德五常的重要内容。孔子曾言: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又说: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孔子以为一个不讲诺言的人,丧失了做人的最少资历,是不能在社会中安身的。孟子也以为:父子有亲,君臣有义,配偶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儒家将信作为朋友往来的重要原则。信的寓意一般分为两种:其一,信为实在;其二,信为不诈骗、不虚伪。在商场经济条件下,信的寓意主要是指在商场行为中的诺言、诺言和社会往来中的遵循许诺。可见,信着重的是道德品质的外在体现和遍及要求,即外信于人。由诚和信的不同内在和体现可知,二者之间存在着辩证统一的联系:诚是内因,信是外因;诚是修德,信是立命;诚是自律,信是他律。诚是信的底子、根底,信是诚的成果、归宿,二者相结合一起组成了诚信的根本意义,即诚笃、实在、守信、无妄之义。一起,诚与信之间既相互依存,又相互作用。当诚开展到必定程度、扩展到必定规模,信便会成为更多社会民众的一起操行,然后进一步促进更高层级、更大规模诚的呈现,这是一种社会开展的良性循环。正如管仲所指出的:先王贵诚信。诚信者,全国结也。管仲着重君王必定要重视诚信,诚信是联合和维系全国人的精力枢纽。小到个人,大到国家,诚信是我国传统道德规范系统中的重要一环,讲诚信不仅是个人的立身之本,更联系到一个团体、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生计之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诚信是社会主义中心价值观的思维根底,更是一种举动原则,人无信不行、民无信不立、国无信不威。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阅览全文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